淄博农场网

新能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汽车 > 新能源 > 新能源车企“去钴”疑云 特斯拉边喊“无钴”边囤货,商业交易策略安排? 钴价暴涨暴跌牵动产业链,未来还会再发威吗?

新能源车企“去钴”疑云 特斯拉边喊“无钴”边囤货,商业交易策略安排? 钴价暴涨暴跌牵动产业链,未来还会再发威吗?

9月22日,一再延期的特斯拉电池日终于要到来。马斯克9月11日在个人社交账号预告,当天的电池日上将公布许多“惊喜”。

这些惊喜是什么?外界似乎也能猜到几分。

2月,一则“特斯拉与宁德时代(300750,股吧)商讨在中国工厂使用无钴电池”的报道吸引众人眼球。叠加其“无钴不代表一定是磷酸铁锂,请留意特斯拉今年的电池发布会”的表述,引发了行业有关无钴电池实质性进展的诸多猜测。

但特斯拉一边暗示其电池无钴化,一边又在直接向能源企业嘉能可采购钴原料,这一波操作让此事更加扑朔迷离。

这套“动作”不是特斯拉的专属,国内外众多电池巨头、车企都曾在释放“无钴化”信号的同时,加大钴原料的采购量。

有意思的是,面对下游的“威胁”,上游钴资源企业也一边回应无钴电池不可能,一边悄悄延长产业链以备转型。

为何下游企业执着于电池去钴?无钴电池又为何总是上演“狼来了”的戏码?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通过采访行业上下游钴资源及加工企业、贸易商、电池企业等,试图还原真实的市场图景,解答上述疑问。

钴价上涨 涉钴企业惜售

手握钴资源的上游,对市场冷暖总能快速感知。7月中旬开始,某钴盐加工企业销售尹越(化名)明显感觉到钴盐的询单量增加,但在最终成交上,下游企业还有些犹豫。“主要是出于成本层面的考虑,想再观望一下。”尹越说。

在此过程中,钴价一路走高。wind数据显示,7月15日,长江有色金属现货市场钴均价为25.2万元/吨,较月初24.3万元/吨上涨3.7%。此后,钴价更是快速拉涨,7月24日还在25.5万元/吨,到了8月5日就一度突破30万元/吨。

作为三元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重要原料——硫酸钴也呈上涨态势。据wind数据,国产硫酸钴(≥20.5%)从7月初的4.6万元/吨,上涨至8月中旬的5.6万元/吨,1个半月每吨就涨了1万元。

如此凶猛的涨势下,产业链上的一些三元前驱体、正极材料商终于坐不住了。“7月底到8月第一周的钴盐成交量逐步上升。”长期监测钴行业发展动态的上海有色网钴行业高级分析师霍媛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。

但这时他们却发现,钴盐加工企业不痛痛快快地卖了。尹越当时从原料厂了解到的信息是,8月份钴原料船期可能没有如预期恢复,仍可能延迟。出于对后期原料供应无法保证的担忧,一些钴盐企业有意识地控制出货量。

据上海有色网数据,2020年二季度钴原料进口总量1.68万金属吨,同比减少19%。“7月底,国内一些小型钴盐厂已出现原料紧张情况。”霍媛说。

上述因素也在支撑钴原料供应商及冶炼厂报价上涨,整个行业都在思考本轮钴行情能持续多久。

包括中信证券(600030,股吧)在内的多家机构预判,钴价在四季度能够上行至40万元/吨。

在国内一家动力电池企业工作的刘欣(化名)对此感到不安,他显然不愿意看到钴价涨得太高,更担心供应端的问题短期无法解决。“钴价上涨,我们原材料成本会增加,电池利润肯定是下降的。”刘欣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车企对其上游有两个硬指标,一是要求产品的稳定性不断提升,二是每年都有降价的要求。钴矿和车企都是强势的一端,当原材料价格上涨时,电池企业受到两头挤压。

资源集中 供应链条脆弱

对电池企业和新能源车企来说,近几年来,钴以其无可比拟的重要性和起伏不定的价格特点,让他们“又爱又恨”。

钴是三元材料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最贵的一元。“钴起到提高电池稳定性、循环寿命、电池倍率性能的重要作用。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成本更低且性能相当的元素能够替代钴。”桑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电芯产品研发部总监陈怀胜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钴对电池成本的影响很大。动力电池成本占到整车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,钴约占动力电池成本的10%。

原本就贵,价格还时常剧烈起伏。钴价曾从2016年的约20万元/吨,一路飙涨最高至2018年约70万元/吨高位,此后又回落至20万元/吨起点。

有测算显示,金属钴价格从20万元/吨上涨到60万元/吨,三元NCM523(镍钴锰比例为5:2:3,其他型号成分比例可类推)材料成本将上涨约70%,对应三元电池成本将会上涨15%~25%。

为什么钴价波动性会这么大?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持相同的看法——这是钴资源过度集中及其脆弱的供应链所致。

我国作为钴冶炼大国和消费大国,资源储量占比却不足1.5%,且存在品位低,分离难度较高等问题。不仅是我国,全球钴资源来源都高度依赖进口,刚果(金)牢牢占据“C位”,其无论是储量还是钴矿产量都具有绝对优势。

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2020年最新数据,刚果(金)为全球钴资源大国,贡献全球70%以上的产量和50%以上的储量。

刚果(金)钴资源一直是资本争抢的“香饽饽”,目前已形成巨头控制局面——十大钴矿公司的钴矿产量占全球产量的75%。其中,嘉能可公司因拥有绝对优势,对全球钴矿供应有决定性的作用。

巨头企业对钴产品供给有较强的约束能力,势必引发价格波动。嘉能可在2019年宣布年底暂停全球第一大钴矿 Mutanda项目生产,停产或持续至2022年。受此消息影响,电解钴价曾从21万元/吨的低位一路反弹,一度上冲至29万元/吨。

不仅是资源高度集中,在全球频繁的钴原料贸易流动中,也呈现过度依赖南非这一中转地的情况。“刚果(金)供应的60%的钴原料都要通过南非德班港来运输。”贸易商上海千钴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文涛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。

2019年我国经南非中转的进口钴原料占比达到59%。

陈怀胜表示,钴资源过度集中,又十分依赖于在刚果(金)、南非生产、运输,使得原材料供应和价格也更容易受到当地政局、政策、船期、气候等各种因素的影响,从而导致整个行业从电池材料端到电池端成本的大幅波动。

以今年为例,突袭的疫情再次凸显了资源生产和运输过于集中的供应链脆弱性。

王文涛表示,受疫情影响,今年3月,刚果(金)、南非相继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,对钴原料的生产供应产生了很大影响。特别是南非确诊人数一度飙升,港口运力受到极大影响。

上海有色网参考航运交易公报数据显示,6月南非德班港口准班率为37.14%,7月准班率仅为10%。王文涛指出,尽管南非目前疫情有所好转,经济活动开始恢复,但是疫情期间港口工人减员了将近一半,对目前的运力造成很大影响。货物大量存放,但是人手却不够,运力水平只有正常的一半左右,港口已出现塞港,想发也发不出来。

目前,南非、刚果(金)的疫情控制仍具不确定性,当地医疗水平尚显落后,市场对钴原料的后期供应仍存担忧。

下游企业 掀无钴化浪潮

刚果(金)长期的政局动乱,也为钴矿供应埋下一颗不定时炸弹。当地钴矿矿床多位于地表,因此形成了一个颇为特别的“手抓矿”行当。更令人揪心的是,当地血汗工厂遍地,也使得钴矿的使用存在道德风险。

相关信息: